湖南电视台直播 – 扶贫干部圆十年一场兄弟篮球梦:我能感觉到,一切都回来了

2021年2月9日 作者 德甲联赛

编者按:体育开启最燃新年愿望季。湖南电视台直播 本期圆梦主人是来自安徽安庆叶家军,湖南电视台直播 他2010年因热爱而加入了一支兄弟篮球队,并将赛场上的热血延续到驻村扶贫工作中。此次正值新年,体育纪录下了他和兄弟们这场“十周年纪念赛”。也祝愿所有朋友,历尽人生赛场,归来仍是少年。2020,开启你的主场!

文/王丽媛

这天上午,叶家军再一次坐在镜头前,有些许的紧张。

在他身后,是十年来所有这支球队的荣誉,照片,奖杯,球衣……他一一拿起,念叨着那场比赛的逆转,这场比赛错过的绝杀,如数家珍。

一个小时后,他最熟悉的那群人,即将开始陆续回到县里。一天以后,那场属于他们的篮球赛,也终将开始。

他等这一幕,已经有十年了。

那时,我们都十八岁

天微亮的操场上,一个身影脚上绑着沙袋,一圈一圈地跑着。这个习惯,自从上大学起,叶家军就保持着。

再早一些,在安徽省安庆市太湖县,叶家军一直是篮球里的佼佼者,无论内线还是后卫,身体还是技术,总在竞争中能争得些优势。

“直到上大学,才知道原来打篮球好的人有这么多,才知道,自己身体这么弱”。也是从那时起,叶家军无论走到哪,宿舍,网吧,操场,脚上都一定会绑着两个沙袋。

巧的是,同年,叶家军找到了桥乡篮球俱乐部,属于他们一代人的故事,也就此开始。

“最初加入时候,有一群老一辈的人带我,都比我大个六七岁,经验丰富。”还是个大学生的他,在那里找到了组织。也在那里,陆陆续续,他结交到了这一生的知己,朋月,程翔,程宇,喻其雨,刘军,吴鑫……等等。

“朋月初中就出去了,身体条件非常出色。小时候跟他一起打,总感觉他跟大学生似的,也因为这个,他性格比较傲,不爱搭理我们。两个赛季以后,才渐渐熟悉起来,成为了好搭档。”叶家军不忘吐槽起队友。

他又指着图片上另一个人,“这是刘军。是后来把首发位置让给我的人。我之前一直是替补,还看不上他,总不服管教也不听建议,现在想来,真是不成熟。明天我最想看见的就是他了。”

不等插话,他又说下去。

“这是我们那时候的队长吴鑫……”

叶家军指着一个又一个身影,念叨着,回忆着,每张照片里,他都好像长大了一点点,而那一场场球赛,便是这群人的青春里,最好的见证人。

2446口人,8100亩地

开车进入这条如今已不算崎岖的山路,你很难想像,这片8100亩的田地里,孕育了凉泉乡河南村大大小小572户,总计2446人。而叶家军,是这里的扶贫工作队队长,也是村里的第一书记。

“这都是刚下来的橘子,可甜了呢。”这天的例行走访和送文件时,村民大爷把一大袋子的橘子递到叶家军面前,直往手里塞。

“别别,我尝一个吧,尝一个。”叶家军笑着跟大爷聊起天来,关于收成,关于冬天,关于生活的不便,关于家里的经济情况。他们之间热络而熟悉,并没有因为镜头而有些许的不自在。

这只是叶家军在河南村两年里,再普通不过的一天。

“扶贫干部是特别了不起的职业,现在社会,很少有人愿意牺牲自己的时间,去帮助社会改变现状的。”听闻此事的殳海老师评论道。“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

在村里的生活,并没有规律可言。村民有需要,无论早晨五点,还是深夜凌晨,叶家军总能做到随叫随到。“我就是帮他们跑跑腿,送送材料什么的”,他憨憨一笑,并不居功。

他口中的跑跑腿,对于一家患病的村民而言,可能要前后20次递交慢性病的证明和材料;也可能是对接新农合,办理补偿前后折腾近300次;再可能是从零开始搭建水泥路,公路桥,验收,投入使用,关于一个村落的大事小情,都要经手,都要细致,都要亲力亲为。

当然,叶家军也有自己的“休闲”。

“开进来的时候你注意了么,那片水泥的篮球场”,叶家军最大的娱乐,就是打篮球。一个篮球,一双球鞋,无论走到村里哪,他都随时带着这两个装备,一有空,就换上,运一会球,投一会篮。“挺放松,挺满足的,而且常练练,手也不会生。”

有时有些孩子在,叶家军也上去比划两下,偶尔当当教练。

“我总想,把这批孩子啊,看看谁对篮球感兴趣,培养一支球队出来。发挥我的特长。”果然,脱贫,精神生活也不能落下。

你们在,主场就在

“来了。”

“对,好久不见。”

一个简单的拥抱,叶家军和队友们熟练地打着招呼。从二十岁到四十岁的年龄不等的,是这支桥乡篮球俱乐部,这十多年来的一代代球员。大家闹在一团,仿佛都还是记忆里的那帮孩子,仿佛,从未分开过。

朋月早早地跟叶家军一起投入了这场十周年的策划中来。

制作球服,球章,每个细节的敲定,都是由他们两个讨论完成的。最终从纸箱里拿出胸前写着“十年”的队服时,队员们都不自觉快速地拆开,在身上比划着,笑得像过年拿到新衣服的孩子。

每年的球衣,都是大家讨论过,精心设计的,2017年上面写的那句“不负青春”,叶家军还用来当了好久的微信头像。“篮球已经是种情怀了。”

“在一起的时候,聊生活,聊变化,聊以前的日子,当然了,还是聊篮球最多。”每每这群人聚在一起,话题总殊途同归地,会回到他们相识的理由—篮球上。

“2012年夏天,我第一次上场,第一节还有两分钟,我是替补,上去一个回合抢了两个前场篮板,都没把球补进。在场上,那一瞬间觉得喘不过气来。”还是个小白的叶家军,在那一年的比赛里,跟着老大哥们捧起了属于球队的第一个冠军奖杯。刚刚毕业进入社会的他,把那一阶段的巡回赛,当成了进入球队,也是进入社会最好的切入点。“不过那时候的队长,现在可长胖了不少,哈哈哈。”

这天的比赛之后,朋月,程翔,程宇,喻其雨,这四个搭档多年,最熟悉的队友,在观众席一字坐开。他们都已经工作,有了各自的生活,唯有这个每年一度的球赛,总会利用一切机会请假回来,哥几个聚在一起,打场球,聊会天,喝顿酒。

转眼,人来人往,已经十年了。

他们不再年轻了。奔跑在球场上,拼抢篮板,卡位,助攻……即使默契还在,但脚步有时踉跄,跟不上了。他们的主场早已不是球馆,而是自己的家庭和人生。就像我们每个并肩作战过,搭伙拼一波的球友们一样。

但他们还在奔跑着,一个上篮之后,跟队友们一一击掌,再跑回各自的半场,脸上满是藏不住的笑。

是啊,主场变了,人没变;兄弟在,青春就在。

结语

“铁龙古镇,渔米飘香。”

这句话,是桥乡篮球俱乐部出场时,现场主持人惯说的台词。是孕育了这支球队的土地,也是他们每个人的根。

这里的生活,总是简单些,慢一些,跟叶家军的人一样。

“我总觉得,认识一个人,一个地方,不可能两三年就熟悉的。我想在河南村多待几年,等和这个村子一起改变。我也想跟球队有更多个十年,兄弟一起,一个不少。”说这句话时,他语气少有的低沉,认真。

“不年轻了,不年轻了。”采访间,大家总忍不住提到这句话。从十几岁打四五个小时球也不会累的年纪,到打满全场的第四节,所有人撑着膝盖喘息的如今,十年光阴,白驹过隙。

回想起第一次采访,叶家军穿着件棕色的毛衣,在昏黄的灯光下,想象着一个月后的这场比赛。“比赛能顺利就好了。我想看见大伙,背打他们一个,然后啊,可能还想拥抱一下吧。”

而那天,他也是这样做的。

自动播放开关自动播放体育新年愿望季纪录片 十年聚首赛一场青春纪念

正在加载…

<>

    编者按:体育开启最燃新年愿望季。本期圆梦主人是来自安徽安庆叶家军,他2010年因热爱而加入了一支兄弟篮球队,并将赛场上的热血延续到驻村扶贫工作中。此次正值新年,体育纪录下了他和兄弟们这场“十周年纪念赛”。也祝愿所有朋友,历尽人生赛场,归来仍是少年。2020,开启你的主场!

    文/王丽媛

    这天上午,叶家军再一次坐在镜头前,有些许的紧张。

    在他身后,是十年来所有这支球队的荣誉,照片,奖杯,球衣……他一一拿起,念叨着那场比赛的逆转,这场比赛错过的绝杀,如数家珍。

    一个小时后,他最熟悉的那群人,即将开始陆续回到县里。一天以后,那场属于他们的篮球赛,也终将开始。

    他等这一幕,已经有十年了。

    那时,我们都十八岁

    天微亮的操场上,一个身影脚上绑着沙袋,一圈一圈地跑着。这个习惯,自从上大学起,叶家军就保持着。

    再早一些,在安徽省安庆市太湖县,叶家军一直是篮球里的佼佼者,无论内线还是后卫,身体还是技术,总在竞争中能争得些优势。

    “直到上大学,才知道原来打篮球好的人有这么多,才知道,自己身体这么弱”。也是从那时起,叶家军无论走到哪,宿舍,网吧,操场,脚上都一定会绑着两个沙袋。

    巧的是,同年,叶家军找到了桥乡篮球俱乐部,属于他们一代人的故事,也就此开始。

    “最初加入时候,有一群老一辈的人带我,都比我大个六七岁,经验丰富。”还是个大学生的他,在那里找到了组织。也在那里,陆陆续续,他结交到了这一生的知己,朋月,程翔,程宇,喻其雨,刘军,吴鑫……等等。

    “朋月初中就出去了,身体条件非常出色。小时候跟他一起打,总感觉他跟大学生似的,也因为这个,他性格比较傲,不爱搭理我们。两个赛季以后,才渐渐熟悉起来,成为了好搭档。”叶家军不忘吐槽起队友。

    他又指着图片上另一个人,“这是刘军。是后来把首发位置让给我的人。我之前一直是替补,还看不上他,总不服管教也不听建议,现在想来,真是不成熟。明天我最想看见的就是他了。”

    不等插话,他又说下去。

    “这是我们那时候的队长吴鑫……”

    叶家军指着一个又一个身影,念叨着,回忆着,每张照片里,他都好像长大了一点点,而那一场场球赛,便是这群人的青春里,最好的见证人。

    2446口人,8100亩地

    开车进入这条如今已不算崎岖的山路,你很难想像,这片8100亩的田地里,孕育了凉泉乡河南村大大小小572户,总计2446人。而叶家军,是这里的扶贫工作队队长,也是村里的第一书记。

    “这都是刚下来的橘子,可甜了呢。”这天的例行走访和送文件时,村民大爷把一大袋子的橘子递到叶家军面前,直往手里塞。

    “别别,我尝一个吧,尝一个。”叶家军笑着跟大爷聊起天来,关于收成,关于冬天,关于生活的不便,关于家里的经济情况。他们之间热络而熟悉,并没有因为镜头而有些许的不自在。

    这只是叶家军在河南村两年里,再普通不过的一天。

    “扶贫干部是特别了不起的职业,现在社会,很少有人愿意牺牲自己的时间,去帮助社会改变现状的。”听闻此事的殳海老师评论道。“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

    在村里的生活,并没有规律可言。村民有需要,无论早晨五点,还是深夜凌晨,叶家军总能做到随叫随到。“我就是帮他们跑跑腿,送送材料什么的”,他憨憨一笑,并不居功。

    他口中的跑跑腿,对于一家患病的村民而言,可能要前后20次递交慢性病的证明和材料;也可能是对接新农合,办理补偿前后折腾近300次;再可能是从零开始搭建水泥路,公路桥,验收,投入使用,关于一个村落的大事小情,都要经手,都要细致,都要亲力亲为。

    当然,叶家军也有自己的“休闲”。

    “开进来的时候你注意了么,那片水泥的篮球场”,叶家军最大的娱乐,就是打篮球。一个篮球,一双球鞋,无论走到村里哪,他都随时带着这两个装备,一有空,就换上,运一会球,投一会篮。“挺放松,挺满足的,而且常练练,手也不会生。”

    有时有些孩子在,叶家军也上去比划两下,偶尔当当教练。

    “我总想,把这批孩子啊,看看谁对篮球感兴趣,培养一支球队出来。发挥我的特长。”果然,脱贫,精神生活也不能落下。

    你们在,主场就在

    “来了。”

    “对,好久不见。”

    一个简单的拥抱,叶家军和队友们熟练地打着招呼。从二十岁到四十岁的年龄不等的,是这支桥乡篮球俱乐部,这十多年来的一代代球员。大家闹在一团,仿佛都还是记忆里的那帮孩子,仿佛,从未分开过。

    朋月早早地跟叶家军一起投入了这场十周年的策划中来。

    制作球服,球章,每个细节的敲定,都是由他们两个讨论完成的。最终从纸箱里拿出胸前写着“十年”的队服时,队员们都不自觉快速地拆开,在身上比划着,笑得像过年拿到新衣服的孩子。

    每年的球衣,都是大家讨论过,精心设计的,2017年上面写的那句“不负青春”,叶家军还用来当了好久的微信头像。“篮球已经是种情怀了。”

    “在一起的时候,聊生活,聊变化,聊以前的日子,当然了,还是聊篮球最多。”每每这群人聚在一起,话题总殊途同归地,会回到他们相识的理由—篮球上。

    “2012年夏天,我第一次上场,第一节还有两分钟,我是替补,上去一个回合抢了两个前场篮板,都没把球补进。在场上,那一瞬间觉得喘不过气来。”还是个小白的叶家军,在那一年的比赛里,跟着老大哥们捧起了属于球队的第一个冠军奖杯。刚刚毕业进入社会的他,把那一阶段的巡回赛,当成了进入球队,也是进入社会最好的切入点。“不过那时候的队长,现在可长胖了不少,哈哈哈。”

    这天的比赛之后,朋月,程翔,程宇,喻其雨,这四个搭档多年,最熟悉的队友,在观众席一字坐开。他们都已经工作,有了各自的生活,唯有这个每年一度的球赛,总会利用一切机会请假回来,哥几个聚在一起,打场球,聊会天,喝顿酒。

    转眼,人来人往,已经十年了。

    他们不再年轻了。奔跑在球场上,拼抢篮板,卡位,助攻……即使默契还在,但脚步有时踉跄,跟不上了。他们的主场早已不是球馆,而是自己的家庭和人生。就像我们每个并肩作战过,搭伙拼一波的球友们一样。

    但他们还在奔跑着,一个上篮之后,跟队友们一一击掌,再跑回各自的半场,脸上满是藏不住的笑。

    是啊,主场变了,人没变;兄弟在,青春就在。

    结语

    “铁龙古镇,渔米飘香。”

    这句话,是桥乡篮球俱乐部出场时,现场主持人惯说的台词。是孕育了这支球队的土地,也是他们每个人的根。

    这里的生活,总是简单些,慢一些,跟叶家军的人一样。

    “我总觉得,认识一个人,一个地方,不可能两三年就熟悉的。我想在河南村多待几年,等和这个村子一起改变。我也想跟球队有更多个十年,兄弟一起,一个不少。”说这句话时,他语气少有的低沉,认真。

    “不年轻了,不年轻了。”采访间,大家总忍不住提到这句话。从十几岁打四五个小时球也不会累的年纪,到打满全场的第四节,所有人撑着膝盖喘息的如今,十年光阴,白驹过隙。

    回想起第一次采访,叶家军穿着件棕色的毛衣,在昏黄的灯光下,想象着一个月后的这场比赛。“比赛能顺利就好了。我想看见大伙,背打他们一个,然后啊,可能还想拥抱一下吧。”

    而那天,他也是这样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