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明星 – 斯玛特亲笔:从新冠阳性到东部决赛,是什么动力让他一往无前

2021年2月11日 作者 德甲联赛

原文标题:这篇文章无关于篮球/This Article Is Not About Basketball

发布时间:美国时间2020年10月19日

发布媒体:The Players‘ Tribune

文章作者:马库斯·斯玛特

文章译者:国威/唐家淳

原文链接:见阅读原文

转载自:杨毅侃球

你要是在2020年开始的时候告诉我今年将会发生这般那般的事,足球明星 说我将会在佛罗里达州中部的一个园区里要待上数个月的话……

我肯定会觉得你失心疯了。足球明星 你在逗我吗?

无论怎样我都不可能信的。

可是当这一切真真实实地发生了以后,我绝对是和其他众人一样,对居住在这个该死的“隔离区”里感到惧怕。

没有家人?没有其他朋友?甚至……没有家里煮的饭?

嗯……

我实话实说,我完全做好了最坏的心理预期。但你知道吗?

这个隔离园区实际上却是太TM棒了。

我觉得棒,和那些必要的食物无关,和气氛无关,和我们最后的战绩无关,只是因为在这个隔离区的本质——安静。

我从来没想到过安静这一点,但是在奥兰多待了四五天以后,我就意识到这个泡泡其实是一种恩赐。因为它给了我真正的喘息之机。诸多之前让我心烦的事情,像家庭琐碎、促销活动、该在某事某地干某事等等,都被我抛之脑后。我只需孤身一人静坐,然后——

思考!

这么说听起来可能有点老套,但这几个月里我确实是得到了解脱,花时间更深入地了解了自己——了解自己到底关心什么、什么对自己而言是最重要的东西。

家庭、挚友、篮球,这些事物当然萦绕在我的脑海。但我同样对当下的生活处境思考良多。我想起自己感染COVID-19的经历,想到这场疫情,想到全国范围内的种族运动方兴未艾——再想到这一件件事是怎样相互交织,纠缠不清的。

我们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始了复赛。

一开始,我对新冠肺炎的了解仅仅限于书本知识。

在联盟停赛的五天前,我们正好和鲁迪·戈贝尔所在的犹他爵士队打过比赛……之后我的女朋友为我举办了一个惊喜的生日聚会,我和当时的所有队友们一道参加了。

所以当我得知联盟停赛,联盟所有人要接受检测的时候就有种不祥的预感。我们队刚和爵士队打过比赛,队友们又来参加了我的生日聚会,这看上去很可能……很可能我们全队所有人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最糟糕的问题是我们全队当时正在密尔沃基,待在那种,你懂的,阴森诡异的当地酒店里。

现在不仅仅是赛季搁浅了,不仅仅是因为大家到我的生日聚会来玩以致全队都有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而且我们得进行隔离,在一家差不多就像动画片《史酷比》里那样阴森的酒店里住上一晚。

后来有一天早上我的手机震动了。我们队的队医给我发来了短信。

“嘿马库斯,我们能聊聊吗?”

我当时就清楚他要和我聊什么了。

不过我身体感觉很好,所以我对自己可以击败病魔很有信心。我不害怕,我做好了准备。

但我始料未及的是,队医打电话告诉我,我是球队里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唯一一人。

没错。

唯,一,一,人。

在我们队所有人当中,球员、教练、管理层,所有人当中……

只有斯玛特呈阳性?

我当时的心情差不多就是……

“卧槽?”

之后不多久,我爸爸从德克萨斯州打来电话告诉我,他告诉我他的新冠病毒检测同样呈阳性。毋须讳言,这一刻我真的害怕了。

我父亲74岁了。他常年饱受呼吸系统疾病的困扰,这些年里曾六七次发作过轻度肺炎。考虑到他的年龄,他的疾病史,从我们对COVID-19了解情况来看,父亲感染了新冠肺炎看上去毫无得救希望。

我们全家人都做了最坏的打算,静待其变。之后……

我的父亲没有出现新冠肺炎的相关症状,一直都很好。

这绝对是上天的祝福。

但在我和我父亲身上发生的种种事情同样令人困惑,难以彻底了解。在我们国家,和我父亲一样的同龄人中有成千上万因新冠病毒去世;我的同龄人中被枪杀身亡的数不胜数。

你们基本上不曾了解这些事。我们如今为之作出的种种努力在你们看来仍似乎是个谜。

但有一件事是再清楚不过的了:这场斗争不是你我任何一个个体的斗争,而是我们共同的斗争。

所以当我得知,我的血浆和抗体可以用来帮助那些免疫系统受损的病人,甚至可能拯救生命之时,我欣然接受了这个帮助他人的机会。当我们对新冠病毒攻击人体的方式的了解逐渐深刻时,我意识到我得发声,尽我所能以确保我的同龄人(千禧一代)将此次疫情严肃对待。最后一件事,就是劝告人们不要因为感觉身体情况良好,就觉得没必要做预防措施。

之后,非裔美国人和其他有色人种美国人在这次疫情中受到的损失最为惨重的事实显而易见。与此同时,和平示威游行正在全国各地城市的大街小巷里展开,人们走上街头,宣泄对“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一事的愤怒,大声疾呼种族平等。如是种种使我清醒地意识到我们正处在历史的重要节点之上。

想象一下,在我们上街游行争取权利的同时,一场平生罕遇的疫情正在使得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以更高的比率致死。

面对此情此景我无法置身事外,袖手旁观。

这些事情与我息息相关,对我而言至关重要。

种族歧视、种族定性(即政府仅就种族来锁定犯罪嫌疑人或犯罪嫌疑团伙的做法——译者注)……这些我太熟悉了。

这些东西,有年头了。

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德克萨斯州的老家那边商店里的销售人员总是跟在我后面,用我数不清的侮辱性的名字骂我。我在俄克拉何马州立大学读大二的时候,在一场比赛中我摔倒在座位上后,一名球迷认为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叫我“N”字开头的单词。

2014年,当我进入联盟的时候种族歧视也并没有停止。

在我新秀那一年,我买了一辆新的路虎,并且根据我对这个国家的临时截停(美国交警对车辆驾驶员的一种短暂拘留,目的是调查是否存在犯罪、或轻微的违法行为——译者注)的情况了解,我非常确定我在车窗上贴膜的是合法的(美国规定车窗不允许贴,必须让警察能观察到车内情况——译者注)。但不知怎么的,我总因为我的肤色而被要求临时停车。

有一次有人说,“哟,这车真不错。很贵啊。这车是你的吗 ?”

还有一次,我又因为肤色问题被警察拦下,警察认出了我是谁。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开始谈论科林·卡佩尼克(前NFL四分卫,在奏国歌期间下跪以抗议种族不公正和警察的残暴行为——译者注)

听到这事我吓坏了。

我觉得那个警官是想让我向他挑战,或者以某种方式回应,让他对我采取一些行动。我基本上就是保持沉默,抱着希望一切顺利的想法,一次又一次地问:“警官,就这些了吗?”

大约一年之后,我因超速被警察拦下,就这样……更大多数的是相似的理由。

“车不错。你是说唱歌手还是什么?”

然后……

“不,你说得太好了,不可能是说唱歌手。”

种族歧视、种族定性……这些我太熟悉了。我还可以继续说下去,很遗憾。

这种事还有一大把,包括一些就发生在NBA赛场内的事情。

但让我印象最深、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是发生在几年前一场在花园球馆获胜之后。我当时正从球馆的停车场驶出,车开始向她们驶来的时候,看到一位白人妇女带着她五六岁的儿子闯红绿灯过马路。我把车窗降了下来,意识到这事不太好,于是我很有礼貌地对她喊道,她要赶快离开马路,这样她们就不会受到伤害了。

那位白人妇女穿着一件以赛亚·托马斯的4号凯尔特人球衣。周围还有其他凯尔特人队的球迷,他们刚才都应该在比赛现场。我觉得她蛮酷的。

但是,她把头转过来,然后是….。

“F**K去你的,你这个该死的黑鬼!!!!”

有那么一秒钟,我感觉好像无法呼吸。

她真的这么说了吗?

在那一瞬间,就好像……我觉得自己体会不到人性。

对这位女士而言,我就不是个人。我是一种娱乐形式,仅此而已。而且相信我,我用尽身体的每一分力气克制住自己才未当场发作。

几秒钟后,我开车离开了。我只想结束这一切。

但我经常想起那个夜晚,那个时刻,思绪万千。而且尤为重要的是,我想到了……

那个小男孩。

我一直在想那个孩子——说实话,现在的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想。

关于那段经历的一切都让我为他难过。

我的意思是,公开地吐露这样的仇恨?还当着一个孩子的面?

它提醒我,种族主义不是与生俱来的。它也是教出来的。

事实上,人们通过他们的语言和行动切实地在教他们的孩子如何成为一个种族主义者……这真的让我感到心碎。

自从那次事件后,我已经为那个那一晚紧紧握着妈妈的手的孩子祈祷了几十次。为他的未来祈祷。也为所有的孩子们祈祷,对于那些在仇恨而不是在爱中长大的孩子们。孩子们不应该接触到这些。我们的孩子应该得到更好的教育。

他们是我们的未来,他们将决定未来的发展方向。

这就引出了我想在这里想说的。我想留给你们的是:尽管今年我们经历的这一切,所有这些,尽管丑陋不堪——我仍然对这个国家的未来充满希望。我可以直截了当地告诉你们,现在我对孩子们最抱有希望。

我仍然对我们的未来非常乐观。我仍然对我们的未来非常乐观。

当我被医生证明已经没有冠状病毒的时候,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波士顿游行。我想和那些竭尽全力反对不公、仇恨和警察暴行的人们一起,希望让我们国家的未来比过去更好。

我看到的这些多么鼓舞人心。

这是我以前从未经历过的。不同的种族和民族,不分年龄,充满同情心的人们凝聚在一起。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这让我热泪盈眶,它确凿地展示了如果我们齐心协力我们可以多么强大,以及我们可以取得什么成就。

我觉得这次肆虐的疫情,以及过去一年总体的情况, 切实的暴露了一个事实。在这个国家,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需要重新思考。但是,你最好也相信,当正确的人们走到一起,为了进步和正义而抛开我们的分歧,我们可以成为一股真正强大的善的力量。

尤其重要的一点是真正帮助我振作起来,让我保持希望的是……

这些孩子。

我看到很多孩子和他们的父母一起参加集会——游行,喊口号,举着自制的标语。我现在告诉你,这些年轻人他们知道这些。

他们理解相爱比仇恨更好,无辜的人不应该被伤害或杀害,我们社会应该赋予我们公平和平等。我们应该同舟共济。

那些12岁和5岁的孩子,那些高中生还有那些蹒跚学步的孩子,我绝对没有开玩笑,现在到处有撅着屁股学习走路的孩子。这真是太酷了!

一想到这些孩子,想到他们在未来几年一定会为我们的国家实现些什么,我就不禁微笑。我被他们所做的事情所鼓舞——他们不仅仅是走出门,他们实际上正在帮助领导这个国家将走向何方。

在这一点上,我们做了一些很棒的工作,赢得了不少人的支持。在某些案子上,我们通过了一些新的法规,但这仅仅是开始。还有很多需要去完成。

这就好像是一场七场的系列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不会因为赢了第一场就欢欣鼓舞。你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奖杯上。

将来无论在球场上还是社会里,在关键时刻挑起大梁的,一定是他们。

在我内心深处,我真的相信……他们有这个能力!

因为他们……

我才有了希望。

自动播放开关自动播放等你慢慢变sao!斯玛特赛季10大神级助攻,贝弗利真学不来!

正在加载…

<>

    原文标题:这篇文章无关于篮球/This Article Is Not About Basketball

    发布时间:美国时间2020年10月19日

    发布媒体:The Players‘ Tribune

    文章作者:马库斯·斯玛特

    文章译者:国威/唐家淳

    原文链接:见阅读原文

    转载自:杨毅侃球

    你要是在2020年开始的时候告诉我今年将会发生这般那般的事,说我将会在佛罗里达州中部的一个园区里要待上数个月的话……

    我肯定会觉得你失心疯了。你在逗我吗?

    无论怎样我都不可能信的。

    可是当这一切真真实实地发生了以后,我绝对是和其他众人一样,对居住在这个该死的“隔离区”里感到惧怕。

    没有家人?没有其他朋友?甚至……没有家里煮的饭?

    嗯……

    我实话实说,我完全做好了最坏的心理预期。但你知道吗?

    这个隔离园区实际上却是太TM棒了。

    我觉得棒,和那些必要的食物无关,和气氛无关,和我们最后的战绩无关,只是因为在这个隔离区的本质——安静。

    我从来没想到过安静这一点,但是在奥兰多待了四五天以后,我就意识到这个泡泡其实是一种恩赐。因为它给了我真正的喘息之机。诸多之前让我心烦的事情,像家庭琐碎、促销活动、该在某事某地干某事等等,都被我抛之脑后。我只需孤身一人静坐,然后——

    思考!

    这么说听起来可能有点老套,但这几个月里我确实是得到了解脱,花时间更深入地了解了自己——了解自己到底关心什么、什么对自己而言是最重要的东西。

    家庭、挚友、篮球,这些事物当然萦绕在我的脑海。但我同样对当下的生活处境思考良多。我想起自己感染COVID-19的经历,想到这场疫情,想到全国范围内的种族运动方兴未艾——再想到这一件件事是怎样相互交织,纠缠不清的。

    我们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始了复赛。

    一开始,我对新冠肺炎的了解仅仅限于书本知识。

    在联盟停赛的五天前,我们正好和鲁迪·戈贝尔所在的犹他爵士队打过比赛……之后我的女朋友为我举办了一个惊喜的生日聚会,我和当时的所有队友们一道参加了。

    所以当我得知联盟停赛,联盟所有人要接受检测的时候就有种不祥的预感。我们队刚和爵士队打过比赛,队友们又来参加了我的生日聚会,这看上去很可能……很可能我们全队所有人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最糟糕的问题是我们全队当时正在密尔沃基,待在那种,你懂的,阴森诡异的当地酒店里。

    现在不仅仅是赛季搁浅了,不仅仅是因为大家到我的生日聚会来玩以致全队都有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而且我们得进行隔离,在一家差不多就像动画片《史酷比》里那样阴森的酒店里住上一晚。

    后来有一天早上我的手机震动了。我们队的队医给我发来了短信。

    “嘿马库斯,我们能聊聊吗?”

    我当时就清楚他要和我聊什么了。

    不过我身体感觉很好,所以我对自己可以击败病魔很有信心。我不害怕,我做好了准备。

    但我始料未及的是,队医打电话告诉我,我是球队里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唯一一人。

    没错。

    唯,一,一,人。

    在我们队所有人当中,球员、教练、管理层,所有人当中……

    只有斯玛特呈阳性?

    我当时的心情差不多就是……

    “卧槽?”

    之后不多久,我爸爸从德克萨斯州打来电话告诉我,他告诉我他的新冠病毒检测同样呈阳性。毋须讳言,这一刻我真的害怕了。

    我父亲74岁了。他常年饱受呼吸系统疾病的困扰,这些年里曾六七次发作过轻度肺炎。考虑到他的年龄,他的疾病史,从我们对COVID-19了解情况来看,父亲感染了新冠肺炎看上去毫无得救希望。

    我们全家人都做了最坏的打算,静待其变。之后……

    我的父亲没有出现新冠肺炎的相关症状,一直都很好。

    这绝对是上天的祝福。

    但在我和我父亲身上发生的种种事情同样令人困惑,难以彻底了解。在我们国家,和我父亲一样的同龄人中有成千上万因新冠病毒去世;我的同龄人中被枪杀身亡的数不胜数。

    你们基本上不曾了解这些事。我们如今为之作出的种种努力在你们看来仍似乎是个谜。

    但有一件事是再清楚不过的了:这场斗争不是你我任何一个个体的斗争,而是我们共同的斗争。

    所以当我得知,我的血浆和抗体可以用来帮助那些免疫系统受损的病人,甚至可能拯救生命之时,我欣然接受了这个帮助他人的机会。当我们对新冠病毒攻击人体的方式的了解逐渐深刻时,我意识到我得发声,尽我所能以确保我的同龄人(千禧一代)将此次疫情严肃对待。最后一件事,就是劝告人们不要因为感觉身体情况良好,就觉得没必要做预防措施。

    之后,非裔美国人和其他有色人种美国人在这次疫情中受到的损失最为惨重的事实显而易见。与此同时,和平示威游行正在全国各地城市的大街小巷里展开,人们走上街头,宣泄对“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一事的愤怒,大声疾呼种族平等。如是种种使我清醒地意识到我们正处在历史的重要节点之上。

    想象一下,在我们上街游行争取权利的同时,一场平生罕遇的疫情正在使得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以更高的比率致死。

    面对此情此景我无法置身事外,袖手旁观。

    这些事情与我息息相关,对我而言至关重要。

    种族歧视、种族定性(即政府仅就种族来锁定犯罪嫌疑人或犯罪嫌疑团伙的做法——译者注)……这些我太熟悉了。

    这些东西,有年头了。

    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德克萨斯州的老家那边商店里的销售人员总是跟在我后面,用我数不清的侮辱性的名字骂我。我在俄克拉何马州立大学读大二的时候,在一场比赛中我摔倒在座位上后,一名球迷认为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叫我“N”字开头的单词。

    2014年,当我进入联盟的时候种族歧视也并没有停止。

    在我新秀那一年,我买了一辆新的路虎,并且根据我对这个国家的临时截停(美国交警对车辆驾驶员的一种短暂拘留,目的是调查是否存在犯罪、或轻微的违法行为——译者注)的情况了解,我非常确定我在车窗上贴膜的是合法的(美国规定车窗不允许贴,必须让警察能观察到车内情况——译者注)。但不知怎么的,我总因为我的肤色而被要求临时停车。

    有一次有人说,“哟,这车真不错。很贵啊。这车是你的吗 ?”

    还有一次,我又因为肤色问题被警察拦下,警察认出了我是谁。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开始谈论科林·卡佩尼克(前NFL四分卫,在奏国歌期间下跪以抗议种族不公正和警察的残暴行为——译者注)

    听到这事我吓坏了。

    我觉得那个警官是想让我向他挑战,或者以某种方式回应,让他对我采取一些行动。我基本上就是保持沉默,抱着希望一切顺利的想法,一次又一次地问:“警官,就这些了吗?”

    大约一年之后,我因超速被警察拦下,就这样……更大多数的是相似的理由。

    “车不错。你是说唱歌手还是什么?”

    然后……

    “不,你说得太好了,不可能是说唱歌手。”

    种族歧视、种族定性……这些我太熟悉了。我还可以继续说下去,很遗憾。

    这种事还有一大把,包括一些就发生在NBA赛场内的事情。

    但让我印象最深、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是发生在几年前一场在花园球馆获胜之后。我当时正从球馆的停车场驶出,车开始向她们驶来的时候,看到一位白人妇女带着她五六岁的儿子闯红绿灯过马路。我把车窗降了下来,意识到这事不太好,于是我很有礼貌地对她喊道,她要赶快离开马路,这样她们就不会受到伤害了。

    那位白人妇女穿着一件以赛亚·托马斯的4号凯尔特人球衣。周围还有其他凯尔特人队的球迷,他们刚才都应该在比赛现场。我觉得她蛮酷的。

    但是,她把头转过来,然后是….。

    “F**K去你的,你这个该死的黑鬼!!!!”

    有那么一秒钟,我感觉好像无法呼吸。

    她真的这么说了吗?

    在那一瞬间,就好像……我觉得自己体会不到人性。

    对这位女士而言,我就不是个人。我是一种娱乐形式,仅此而已。而且相信我,我用尽身体的每一分力气克制住自己才未当场发作。

    几秒钟后,我开车离开了。我只想结束这一切。

    但我经常想起那个夜晚,那个时刻,思绪万千。而且尤为重要的是,我想到了……

    那个小男孩。

    我一直在想那个孩子——说实话,现在的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想。

    关于那段经历的一切都让我为他难过。

    我的意思是,公开地吐露这样的仇恨?还当着一个孩子的面?

    它提醒我,种族主义不是与生俱来的。它也是教出来的。

    事实上,人们通过他们的语言和行动切实地在教他们的孩子如何成为一个种族主义者……这真的让我感到心碎。

    自从那次事件后,我已经为那个那一晚紧紧握着妈妈的手的孩子祈祷了几十次。为他的未来祈祷。也为所有的孩子们祈祷,对于那些在仇恨而不是在爱中长大的孩子们。孩子们不应该接触到这些。我们的孩子应该得到更好的教育。

    他们是我们的未来,他们将决定未来的发展方向。

    这就引出了我想在这里想说的。我想留给你们的是:尽管今年我们经历的这一切,所有这些,尽管丑陋不堪——我仍然对这个国家的未来充满希望。我可以直截了当地告诉你们,现在我对孩子们最抱有希望。

    我仍然对我们的未来非常乐观。我仍然对我们的未来非常乐观。

    当我被医生证明已经没有冠状病毒的时候,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波士顿游行。我想和那些竭尽全力反对不公、仇恨和警察暴行的人们一起,希望让我们国家的未来比过去更好。

    我看到的这些多么鼓舞人心。

    这是我以前从未经历过的。不同的种族和民族,不分年龄,充满同情心的人们凝聚在一起。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这让我热泪盈眶,它确凿地展示了如果我们齐心协力我们可以多么强大,以及我们可以取得什么成就。

    我觉得这次肆虐的疫情,以及过去一年总体的情况, 切实的暴露了一个事实。在这个国家,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需要重新思考。但是,你最好也相信,当正确的人们走到一起,为了进步和正义而抛开我们的分歧,我们可以成为一股真正强大的善的力量。

    尤其重要的一点是真正帮助我振作起来,让我保持希望的是……

    这些孩子。

    我看到很多孩子和他们的父母一起参加集会——游行,喊口号,举着自制的标语。我现在告诉你,这些年轻人他们知道这些。

    他们理解相爱比仇恨更好,无辜的人不应该被伤害或杀害,我们社会应该赋予我们公平和平等。我们应该同舟共济。

    那些12岁和5岁的孩子,那些高中生还有那些蹒跚学步的孩子,我绝对没有开玩笑,现在到处有撅着屁股学习走路的孩子。这真是太酷了!

    一想到这些孩子,想到他们在未来几年一定会为我们的国家实现些什么,我就不禁微笑。我被他们所做的事情所鼓舞——他们不仅仅是走出门,他们实际上正在帮助领导这个国家将走向何方。

    在这一点上,我们做了一些很棒的工作,赢得了不少人的支持。在某些案子上,我们通过了一些新的法规,但这仅仅是开始。还有很多需要去完成。

    这就好像是一场七场的系列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不会因为赢了第一场就欢欣鼓舞。你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奖杯上。

    将来无论在球场上还是社会里,在关键时刻挑起大梁的,一定是他们。

    在我内心深处,我真的相信……他们有这个能力!

    因为他们……

    我才有了希望。